标签:柏林孤影的历史原型

《柏林孤影》:br战争阴影里的人性幽微(图)

本周推介的影片《柏林孤影》时刻让人有一种扣人心弦的紧张感,几乎靠着一对老戏骨的相互飙戏,就撑起了整部影片。女主角是英国演技派演员艾玛·汤普森。她在片中饰演的是一位中年丧子的母亲,表演得丰富且有层次感。观众可以从她细微的眼神和动作中体会到那种疼痛与坚忍,更有对她丈夫深深的爱恋。男主角是布莱丹·格里森,34岁才进入到表演这一行,从小热爱文学的他被伦敦的皇家莎士比亚剧院录取。在一张饱经风霜的脸和魁伟的身材下,其实深藏着一位内心丰富、神经敏感的文学大叔。这一次作为男主角,他更是将自己细腻的演技发挥到了极致,塑造出一位心怀丧子之痛却依然隐忍着,冒着生命危险想要帮助更多人的父亲形象。

能够将两位风云人物集结起来,呈现这样一出大戏的人就是法国导演文森特·佩雷斯。佩雷斯是演员出身,但其实他很早就展现出了过人的导演天赋,由他执导的两部电影短片都分别入围了戛纳电影节短片金棕榈的角逐。很多人会好奇是什么原因促使他执导了《柏林孤影》,他说他的祖父是在西班牙被法西斯主义者枪杀的,而他的一位叔叔也在苏联反法西斯战线上牺牲。所以当他看到这本由德国小说家汉斯·法拉达根据真实历史事件改编的小说时,就决定要讲述他们的故事,讲述那些因为战争而遭受惨痛经历的人民的故事。

7月25日22:10CCTV—6电影频道与您相约《柏林孤影》,7月26日15:14“佳片有约”周日影评版精彩继续。

日不落帝国的陨落缘由:不止是对手变强了自身也出了问题

英国是“工业革命”的发源地,在当年,也曾一度是世界上生产力最为强大的国家,没有之一。为了加强直观了解,我们以鸦片战争时期的数据来看看当时的英国有多强?在鸦片战争爆发的时候,英国政府的财政收入折合成白银高达3.4亿。而同时期的清朝呢?仅仅是英国的零头4000万白银。在鸦片战争之前,我国的财政收入居世界第一,而随着工业革命的到来,英国的财政收入一下子成为了我国的八倍多,足以见得工业革命给英国带来了多大效益。

不仅如此,当年英国依托着先进的管理体系和金融制度,物质汇聚能力也非常之强,这促使其政府能够充分发挥资本力量优势,这样的优势也让英国自身军事实力随之强大了起来——尤其是海军力量,当时在战舰制造方面,英国要比排在第二的国家吨位最少多出一倍。而正是拥有这样以制海权为主的强大军事力量作为依托,让英国在当时整个世界上都始终保持着话语权。而拥有说一不二的话语权注定了英国不会满足于现状,它的野心会逐渐攀涨,会忍不住开始殖民扩张,这是历史的趋势,也是时代的必然性——实际情况也确实如此,英国当年在世界各地都建立了他们的殖民地,比如在南亚众多国家、澳大利亚、甚至是非洲,而殖民地如此之多也最终让英国被冠以了“日不落帝国”的称号。

但是,在后来英国好不容易确立的“日不落帝国”地位上却逐渐跌落神坛了,虽然现在的英国依旧位列发达国家之一,但是和曾经相比却不能同日而语。那么,当年英国到底是为何会跌落神坛呢?其实原因有很多,但在宏观上来讲会有两个,一个是从对手出发来看,一个则是从自身找原因——因为只有对手强大了,或者说自己没有进步甚至还衰弱了,才会让人感觉到一方颓势,毕竟对比一直以来都是最直观的表现手法之一。一、对手原因(美、德得益于市场需求迅速壮大)这里所说的对手估计大家应该都能够猜得到,自然就是美、德了。其实就十八世纪的工业革命来说,并不单单只有英国一个国家在进行,而是整个欧洲都在进行工业革命,只不过有个先后快慢。而第一次结束之后,过了一段时间则迎来了第二次,而问题就出在这个第二次之上,因为第二次并不是英国人主导的了,而是被美国人和德国人给抢先了。

那为何美德两国就能够先于更加先进的英国先发动第二次工业革命呢?其实原因也不难理解。工业革命是由什么引起的?大家都知道是市场需求,当供不应求的时候,社会变革也就来了,曾经的英国发动工业革命就是这么个理,后来的美、德自然也是。不过当时的美德市场需求大的原因与曾经的英国不同,后来的美德都是因为国家统一(美国是南北战争后结束,德国则是俾斯麦统一德国),促使疆域地盘阔大,带来的市场需求扩大。总而言之,伴随着第二次工业革命,美、德两国综合国力快速发展,甚至后来居上超过了老牌霸主英国。而在英国发觉自己被超越之后,为了保住自己的制海权,甚至一度曾与德国展开了“军舰竞赛”,其实此时的英国也明白它在保持制海权上已经相当吃力了,但这个时候早已经为时过晚了。

而英国在对美德两国的时候没有了之前那种强有力的制海权,相当于间接失去了自身对海外殖民地的遥控能力,天高皇帝远,日不落帝国这个称号实际上也相当于是名存实亡了。二、自身原因(英国过度殖民扩张带来的后期乏力)其实我们在看上文讲美德进步的时候,应该就有人会提出疑问,那个时候为什么英国就不进步了呢?英国那个时候又在干些什么呢?英国在第一次工业革命后就开始殖民扩张,这在上文中我们是有提到的。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英国的殖民扩张逐渐的性质变了,为了掠夺更多的财富,英国将原本的商品输出为主,转换成了资本输出为主,而资本一旦大规模输出,会带来一个严重的的后果——那就是物质生产部门也会转移出去。

当时的英国将大批的物质生产部门,也就是第二产业转移到了自己的海外殖民地,本土留下的大多是以金融为主的第三产业,这就造成了英国内部出现了严重的产业空心化问题(产业结构极其不合理,第三产业超过其他产业)。我们都应该清楚,第二次工业革命是技术革新(电气取代蒸汽)所带来的。但当时的英国有关于工业的基础设施大多都转移到了海外地区,没了原本工业基础的支撑,他们很难在技术上有所突破,而由于可以依赖于海外市场,他们也没有太多的动力去花精力去革新。就这样,英国完美错过了第二次工业革命,没有跟上时代的步伐,很快就被美德两国超越。而这还不算完,在后来英国又在两次世界大战中元气大伤,那个曾经巅峰时期不可一世的英国,就连原本一直保存的金融优势也失去了,完全取而代之的则是超级大国——美国。

总结从以上我们分析出了两个原因,一个是对手美德由于市场需求旺盛带来的革新,一个是英国自身因为殖民后期带来的产业空心化弊端促使其错过了革新。而从这两者中我们可以发现一个共性,那就是两个大因素之中都提到了“革新”二字,这也就是说不管是壮大还是陨落,问题就是在于这个革新上。革新,原意是革除旧的,创造新的,在我们本文中则是要与时俱进、推陈出新。美、德两国抓住了革新,成功了;而英国错过了革新,陨落了。

(www.ob.com)官方app反战电影《柏林孤影》工人夫妇写卡片控诉纳粹罪行

仅用了一个多月时间,德国军队就横扫荷兰、比利时、卢森堡三个小国,并绕过法国自以为固若金汤的马奇诺防线直抵巴黎,还造成英法联军从敦刻尔克狼狈撤退。

不得不承认闪击法国并迅速迫使法国投降,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纳粹德国的“高光时刻”。

与胜利消息一起传来的是邮差从德军指挥部带来的阵亡通知单。这张阵亡通知单虽然只有薄薄的一张纸,但它却像一道晴天霹雳击碎了柏林一户普通工人奥托和安娜的家。

邮差大姐对她送来这封信的内容心知肚明,由于她是奥托和安娜这对夫妇的老相识,所以对他们的遭遇也非常同情。

奥托和安娜把自己最珍贵的独子送上战场,然而这个本该有着光明前途的大男孩,却成了纳粹侵略战争的炮灰。

独子阵亡的消息让父母悲痛不已。母亲安娜撕碎了这封冰冷的告知单,大喊着“你们这些骗子”。

但这封信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和儿子之间唯一的联系,她只能把撕碎的信又重新拼好,接受失孤这样一个人间最痛苦的事实。

城市里飘扬的万字旗、混在人群中的盖世太保,还有贴在工厂的征兵海报都在提醒着奥托,这一切都是一个骗局。

希特勒带有极强煽动性的演讲,只不过是让普通德国老百姓把自己和家人的生命绑在帝国的战车上碾碎。

在工厂,奥托和厂里的纳粹党徒发生口角。那些平时唱着高调的党徒只是捐了点财物,而并非纳粹成员的奥托却献出了自己唯一的孩子。

看着家里儿子的空房间,父亲奥托在一张写有“元首”的明信片上,用钢笔把“元首”这个词改写为“骗子”。

悲痛欲绝的父亲奥托决定做点什么。他决定把自己的丧子之痛转化为揭露纳粹谎言的行动。

奥托以花体字伪装自己的笔迹,在明信片上写下反战宣言,并准备把这些明信片随意散布在柏林的大街小巷,让德国人都看到纳粹政权虚伪邪恶的一面。

奥托第一次放置这些卡片时还有些紧张,但随着妻子安娜对这个行为的理解和支持,奥托夫妇散布反战明信片的行为越来越大胆。

虽然他们偶尔会在柏林接头遇上秘密警察或党卫军,但因为手段隐蔽每次都化险为夷。

随着这些卡片不断出现,并不断被柏林市民上交到警察局,警方开始注意到这一严重的行为。

虽然战后德国人对自己主动挑起侵略战争非常后悔,但在当时的形势下,这些卡片无异于叛国。

警局督查埃舍里希负责侦办这件事,他把出现过卡片的地方都在柏林地图上插上小红旗。

但由于奥托和安娜都是柏林的普通市民,城市这么大,两人随便扔下一张明信片,几乎不可能被发现。

所以城里的反战卡片越来越多,已经发现了129张,这种尴尬状况惊动了凌驾于普通警察之上的党卫军。党卫军上校要求警督埃舍里希尽快破案。

一方面统治者的网越收越紧,另一方面奥托和安娜也露出破绽。奥托前往某个大楼放置卡片时被突然出现的路人发现,危急时刻母亲安娜出现拖住这个路人,两人才涉险逃脱没有被发现。

但这个路人还是看到奥拓的大概样貌,并立刻报告到警察局。警局根据目击者的描述,画出一幅放卡片嫌疑犯的大概画像,并据此开始进行全城大搜捕,还通过放置卡片的地理位置推测嫌疑人的住处。

奥托和妻子安娜被抓的风险越来越大。随后警局根据画像抓到一个所谓的嫌疑人,这个人是女邮差的前夫。

但作为职业警察的埃舍里希认为,这个人并没有放置卡片的动机。他和女邮差虽然也有孩子在军队服役,但他们的孩子并没有阵亡,而是还在波兰前线。

另外,警察埃舍里希从卡片中多次出现的“机械”这个词推测,放置卡片的嫌疑人应该从事和机器有关的工作,很有可能在工厂上班。

他把自己合理的推断报告给党卫军上校,说抓错了人,但这位党卫军却毫不在意埃舍里希的正确推断,竟在自己的办公室把这位警察打了一顿,并暗示埃舍里希暗中杀掉目前这个嫌疑人了事。

埃舍里希没有办法,虽然他是一个警察,但当时德国上下都要听从希特勒的独裁,党卫军就是希特勒独裁统治的首要机构。他们凌驾于一切之上,可以随意杀人、为所欲为。

一天奥托去工厂替班,由于他外套内兜破了洞,揣在怀里的卡片掉落在他工作的车间。这些卡片掉在车间灰暗的地上如此明显,立刻被同事发现。这些卡片出现在工厂,说明放卡片的人无疑就是工厂的工人。

工厂立刻叫来警察和盖世太保,经过排班表比对和个人经历的简单调查,在战争中失去独子的奥托很快就被锁定。

电影最后,奥托和妻子所写的200多张反战、反纳粹卡片,在警察埃舍里希自杀的枪声中散落在柏林大街小巷,被更多人看到……

与以往的反战电影不同,《柏林孤影》这部影片选取了一个很小的切口,用一个普通德国家庭的丧子之痛来控诉纳粹的罪行。

片中奥托和妻子书写、散发卡片的事例并不是空穴来风,而是发生在当年柏林的线年德国工人奥托·汉佩尔和艾丽斯·莱姆结婚,1939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妻子艾丽斯的兄弟在1940年法国战役中阵亡。

随后夫妇二人便开始书写反纳粹政权的小卡片,直到1942年被捕,这一正义行为一直坚持了2年时间。

在现在柏林的阿姆斯特丹街10号还镶嵌着纪念汉佩尔夫妇的纪念牌,这里是汉佩尔夫妇故居所在地。

他以汉佩尔夫妇的事迹为原型,创作了小说《柏林孤影》(又称《每个人都孤独地死去》)。

小说中他把当事人的名字改为奥托·昆格和安娜·昆格,并把死于法国战役的艾丽斯的兄弟改为更具悲剧色彩的儿子。

这一改动增强了故事的悲剧性,更有冲击力。这部小说最早于1947年出版,后来被多次改编为电视剧和迷你剧,英文版在英国也是畅销小说。

他们的行为很简单,与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发生的很多大事件相比,小到根本不值一提。

但他们很正直也很勇敢,他们发自内心撰写的那200多张卡片,体现了有良心的普通德国民众的心声。